当前位置:主页>租房故事> 意外的合租我爱上了她 我们将一辈子同居下去
意外的合租我爱上了她 我们将一辈子同居下去
来源:作者:
[摘要] 那还是一年前的事。因为有深夜创作的恶习,我在集体宿舍没法混,就在仙阁里租了套二房一厅。然后上网留了个帖,寻求合租伙伴。三天后,我接到了一个女生的电话,对方说她是欧洲一家公司驻厦办的,问我能不能接受异性合租,如果能接受的话,见面细谈。我觉得太突然,因为我从没考虑过与陌生的异性合租。所以,我很委婉地回绝了。我的拒绝是理所当然的:我又不是人们或褒或贬地谈论着的“新新人类”,我可是受党教育多年的机关干部呀,循规蹈矩得很。

第二天,我把小插曲跟朋友提了一提。朋友带着一脸的羡慕,打趣地笑道:“哈,你小子哪辈子修来的福气,有小姑娘主动找上门来,为什么不干呢,你又不吃亏,异性同租现在流行着呢。你不要就让给我好啦。”我不太笨,至少还能听出他所说的“不吃亏”的弦外之音。我也明白朋友认为就是再给我这个小干部十个胆,我也不敢搞什么异性合租。可我又心有不甘:不管如何,见个面总可以吧,至少可以看看那些异性合租的人长得怎么个模样。于是,我从手机中调出她的电话,跟她约在上岛见面。

她是个标准的白领丽人,谈吐斯文,衣着正常,而且,头发还是黑的,这多多少少出乎我的意料。她说她叫冰冰,福州人,因为同住的女孩有点斤斤计较,就想试试异性合租。当晚,我们坐了个把小时,谈得还算融洽,就定下来合租了。也就是当晚,我连夜帮她搬家当。搬完后,我笑笑地问她:“难道你就不怕我劫财劫色?”我察觉到有一丝不安从她眼中一闪而过。她略带犹豫地说:“不怕,机关里的人,应该靠得住吧。”哦,原来她也没有太多的心理准备。

合租的日子相安无事,过得不坏。闲暇时她会教我几个英语单词,静下来的时候还会和我一起听单眼皮的Sandy唱歌。

异性合租在机关里被视为异端,所以,我不敢让同事知道我跟异性合租,也不敢让朋友知道,因为我的朋友的朋友可能就是我的同事。不用我说你也知道,机关里总有几张无聊的嘴,在这些无聊的嘴里,一只老鼠很快会被说成一头硕大无比的猪,我不想成为被演绎的对象。这样,我觉得自己的行为显得有点遮遮掩掩、偷偷摸摸。这种偷偷摸摸的想法让我无地自容。

三个星期后,我搬回了集体宿舍,把房子留给她租。搬出来后,我总找点事给她打电话,其实,这些都是借口,我心里很想见见她,跟她说说话。

一个人思念另一个年轻异性,想听听她说话,八成是爱上她了。我很高兴,思念的人儿说,那就回来吧,你那间房我还给你留着。

今年5月,我跟冰冰登记结婚了,要一辈子同居下去。